无尽的思绪随风飞舞

  作者:尝仙文学网 - 来源:http://www.changxianjy.com - 发布时间: - 本文已被围观200

?已经下了好几天毛毛雨了。人被关在家里,不能出门。雾蒙蒙的雾笼罩着我们周围的一切,空气潮湿得可以打水。小院子的树枝上,一滴滴的水珠,时不时的簌簌而落,像是一个伤心少女的清泪。几棵玉兰树被雨水损坏了,花儿被风吹得散落一地。白色的花被淡粉色悲伤的花瓣浸透,散落成泥,只有香味不变。池塘里的几只锦鲤也受不了天天下雨的滋扰,躲在假山的缝隙里,不愿出来。

无尽的思绪随风飞舞

?“落花独立,微雨燕齐飞”。这一刻,心情一片混乱,就像风吹过一池泉水。无尽的思绪,随着微风,在细雨中飘散.

?我还记得那一年,你年过半百,眼睛里全是衣服,一脸羞涩,眉毛都在笑。也是在这细雨蒙蒙的天气里,抱着一把纸伞在西湖游玩,求教。你弱柳可怜家的样子让人觉得无比难过。时光飞逝,岁月如梭。我还在盖房,在斯里兰卡传教,但你是第一吗?

?那时候,我在岳麓之下,在湘水之滨。也是在一个雨天,我意气风发,雄心勃勃,毅然来到岳麓书院,与理学大师张世见面,听他讲课。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几千年,但他的讲坛仍然像新的一样干净、庄严、一尘不染。我站在斯里兰卡,仿佛看到了石兰香薰的烟雾。张摇着蒲扇,摇着头,低声唱道:“半亩方塘一开,天和云一起晃荡,问渠何处清,因有活水之源。”。著名的朱端着一口香茗,双目微闭,细细品着,仿佛在品味“活水为源”的滋味。

?我不想打破和谐的气氛,打扰两位长辈。我想退休一段时间。出门之后,突然一转身,看到丝雨欲滴的屋檐下,两边门柱上的那一对阴对联:只有楚有才,他在斯里兰卡春风得意。隶书深深沉浸在黑色大理石中,像宋代的理学一样深邃。

?我一个人走在林间小道上,一路听着雨打在薄薄的树叶上的沙沙声,心情难以平复。

?稍顷,来到半山腰的白鹤潭。两只白鹤睡觉喝酒。我不敢打扰他们。我站在半山腰俯瞰他们。我看见一个渔夫,穿着李的衣服,坐在船上,在丝滑的细雨中钓鱼。我心想,那张是不是,江南有名的高僧?农历三月之际,桃花初升,定会引来肥鳜鱼,随每朵花而流。今晚,老人将在他的小屋里舀一勺清水,煮今年春天的第一碗甜鱼汤!

?我想起苗苗,仿佛远去多年的江南水乡又回到了我的面前。

?一夜春雨之后,河水变重了,湖水变高了。堂前屋后的柳树,枝头长满了嫩芽,在风中自由飞翔,早出的柳絮落在浑黄的水中,转身。偶尔有小朋友玩树枝打屋檐下的积水。湖水因为上涨而变白,昨天还是绿色的艾草滩几乎完全被水淹没。在水中游动的嫩黄色蒿芽一定长到了一英尺多高。看,在细细的细雨中,有一只带着一片叶子的小船漂浮在湖中央。坐在上面的采蒿人就像是接受了上帝的恩赐,虔诚地采摘着大自然赐予的精华。这条充满活力的河流现在已经成为鱼类繁衍生息的天堂。这时候,不时有鱼“蹦”的一声从水里跳出来,多开心多幸福啊!一对对鸳鸯在湖里快乐地玩耍。白鹭不爱家,却依然忘不了湿漉漉的天空。渔夫坐在流入湖中的河边,不时拉起浸在水里的填料,用一个长柄把涉水窝里的鱼捞出来,但他不能参加

?八百里洞庭,此时多少舭舫淹没茫茫湖面,桃花初升,收割着上天赐予的美好季节.

?——风吹着细密的树叶,把我遥远的灵魂拉回现实。我揉了揉酸痛的眼睛,窗外的细雨还在下。

?但此时此刻,我的心情在珍妮弗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

免责声明:尝仙文学网的新闻资讯页面文章、图片等稿件均为第三方转载。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。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相关推荐